索马里医生:'他们正在占领我的土地,所以我不能欢迎穷人'

作者:乐安卿

<p>哈瓦阿卜迪博士是一位精致的女士,头上戴着一条白色的围巾,在停止英语时说话,偶尔会从内罗毕一个安静的公寓里的一张软垫扶手上前倾,并用一个棕色的笔记本来说明问题</p><p> 2010年,“魅力”杂志将她评为年度女性奖,称她为“特蕾莎修女和兰博”</p><p>因为阿卜迪是索马里最着名的人物之一 - 一位65岁的妇科医生,在家中称为Mama Hawa</p><p>在索马里,她成立了哈瓦阿卜迪博士基金会,该基金会设有营地和医院,为无地者提供食物,教育和医疗服务</p><p>该营地位于阿夫戈耶(Afgooye)走廊,距离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12英里(12公里),是阿卜迪(Abdi)家族几代人居住的土地上的多达9万人的家园</p><p>但民兵最近没收了营地周围的部分土地</p><p> “一点一点地,他们占领了我的土地,所以我不再有空间欢迎穷人,”阿卜迪说</p><p>这一事件发生在世界各国领导人在伦敦会晤以表示对索马里的支持之后不久,并提醒人们,在青年党的伊斯兰叛乱分子控制的地区工作是多么困难</p><p>阿卜迪说,青年党法院在上个月底裁定,被没收的土地是400人的家园,现在属于该集团的一名同伙</p><p>自那次裁决以来,许多人逃离营地前往摩加迪沙</p><p>这些人加入了成千上万逃离非洲联盟军队对青年党的预期攻击,他们现在控制着摩加迪沙的大部分地区</p><p>非洲联盟驻索马里特派团(Amisom)的既定目标之一是为人道主义组织扫清青年党控制的南部人民的道路,仍然遭受去年干旱和饥荒的最严重影响,造成数十人死亡成千上万</p><p>蔑视外国干涉的激进组织已将许多国际和地方援助团体驱逐出其控制的领土</p><p>联合国难民署于2月17日表示,过去两周有超过7,200人逃离阿夫戈耶走廊</p><p>这条25英里长的公路是近41万流离失所者的家园</p><p>青年党在索马里南部实施了严厉的伊斯兰教法</p><p>惩罚包括斩首,石头和“交叉截肢”(切断手和相反的腿)</p><p>虽然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由于面临来自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非洲联盟军队的三方攻击,该运动被削弱,阿卜迪表示情况非常糟糕</p><p> “现在是最糟糕的时间; [青年党]不希望小男孩踢足球,他们不希望他们看电视,他们不希望他们正常穿着</p><p>他们杀了一个因为他吸烟阿夫哥耶,“她说</p><p> “这些人,我们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p><p>”法庭判决只是将Abdi从她的土地上挤下来的最新举措</p><p>去年10月,民兵带着工人抵达,并清理了她的一些土地和毗邻的领土,以建造储存单位</p><p>在此之前,2010年,来自伊斯兰党的战士袭击了她的营地并命令她出去</p><p>她拒绝了,告诉他们:“我是医生</p><p>你为社会做了什么</p><p>”最终,在国际和当地的压力下,武装分子释放了她</p><p>阿卜迪离开索马里,将营地管理权移交给她最小的女儿阿米娜</p><p>该营地是阿卜迪1983年开办的一家诊所,拥有一个拥有400张床位的医院,一所可容纳700名儿童,水井和农场的学校</p><p>她试图利用自己的资金和捐赠者的资金为居住在那里的数千人提供食物和水</p><p>阿卜迪说,索马里人必须解决他们自己的问题,但国际社会必须给予财政支持</p><p>否则,任何和解都注定要失败</p><p> “我希望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将在我的位置自由行动,没有人可以带走我的土地,”她说</p><p> “如果青年党离开,因为索马里的习惯是我们将坐在树下,我们将在部落之间谈论该地区,问题将得到解决</p><p>只有索马里人才能做到,但是经济支持</p><p>“ Abdi说,她和她的两个女儿,Amina和Deqo Mohamed,都是医生,....